“天不怕,地不怕,愿献头颅保中华”一句话让

当我第一次进入军营时,潮湿而有鱼腥味的海风伴随着烈日,让程泉不时感到恶心。有一次,程泉停止了沿着海岸线跑三公里。他中暑昏昏沉沉,摔倒在地上。他趴在沙滩上,看着海平面上的落日,心中充满了对家人的思念。眼泪再也无法抑制。休息时,他打电话给他的堂弟成肖敏,说他过着“最悲惨的生活”。请注意今天《人民解放军日报》的报道-

  

两封家信

  

■李梦琪和段威

  

“日南岛状况良好,风吹倒了大树,老鼠到处跑,毒虫抓不到,阳光充足”2015年,程泉参军,来到福建日南岛。这首“叮当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

当我第一次进入军营时,潮湿而有鱼腥味的海风伴随着烈日,让程泉不时感到恶心。有一次,程泉停止了沿着海岸线跑三公里。他中暑昏昏沉沉,摔倒在地上。他趴在沙滩上,看着海平面上的落日,心中充满了对家人的思念。眼泪再也无法抑制。休息时,他打电话给他的堂弟成肖敏,说他过着“最悲惨的生活”。

  

一个

  

程泉梦想参军十多年。离家前,他的父亲和叔叔仍然记得他“英雄之旅”的场景。

  

那年天气炎热,看到家里唯一的儿子离开家乡参军,他的父亲程建策喜忧参半。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他收集的两瓶酒,忙着策划一场“盛大的宴会”。

  

程家的“盛宴”非同寻常。1985年参军的程建华叔叔、1989年参军的程郑国叔叔和2007年参军的程肖敏表哥几个老班长坐在一起,“壮兴宴”看起来像是一次“班会”。

  

“二泉!”程建华叔叔举起酒杯说:“今天是给你的,但是这第一杯酒,我们还是要尊敬你的曾祖父”之后,几个硬汉侧身站起来,把酒洒在地上。

  

叔叔的曾祖父是成雄。虽然程泉没有见过他,但他对他并不陌生,而且心里一直保持着一种沉重的情绪。

  

所有这一切都来自家里那两封非同寻常的信。

  

图为革命烈士成雄的家信。程泉提供照片制作:四年后,周格阁退役,他的弟弟程郑国参军。两兄弟在讲台上拥抱,并请他们的兄弟照顾老人。哥哥给他的哥哥吴京·艾君发了一条信息。哨声响起,两人挥手告别。再次考虑之后,他们只能回家了。程权的父亲程建策多次因身体原因未能参军。几年后,程建华和程郑国回到了家乡,三兄弟终于团聚了。

  

从我记事起,程权和他的表兄弟们就被“军事化”:他们的父亲和几个“老班长”要求他们“听问候,遵守纪律”,并且“一直坐直,站直”...尽管他们的父母通常很严厉,话也不多,程泉仍然能从他们的叹息中感觉到叔叔和叔叔“没有足够的士兵”,他们的父亲“没有参军”。因此,年轻的程泉对军营更加着迷。

  

2007年,程泉的表弟程肖敏达到了申请年龄。他戴上红花,自豪地将家乡与锣鼓声分开。那时,程泉还不到12岁,当他穿上军装看到表哥的精神时,他迫不及待地想一夜之间长大。

  

2015年,报名参军两年的程权通过层层筛选最终参军。程泉离开家乡的那天,他走向马车,红色的花在风中摇曳。程建华叔叔和程郑国叔叔在站台上站了很长时间,看着程泉渐渐远去的背影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
  

  

那天在电话里,他的堂兄程肖敏没有对程全说什么,程最近刚从部队退休。几天后,程泉收到了程肖敏的一封信,信中只写了一句话:“天不怕地不怕,我愿意牺牲我的头来保护中国。”

  

看到这句话的那一刻,程泉的血液在体内翻滚起来。这是18岁的成雄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写的抗日战争誓言。

  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程泉逐渐适应了岛上的生活。他又黑又瘦,但眼睛明亮。

  

2018年4月,大爷爷程雄的家信在电视栏目中被选读。此时,程泉已经成为陆军工程大学的一位新学员。“此刻儿就要分开大别山,走上最前线覆灭敌人,守卫中华,望双亲不

电玩城游戏大厅

要伤心挂念。儿为伟大而生,光荣而死,是我做儿子最后的情意”听着节目嘉宾声情并茂地读着大爷爷的家信,程泉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想起那些曾自认为“人生最苦的日子”:南日岛充满腥味的海风、毒辣的日头、遥远的斜阳和漫长的海岸线那天,程泉发明本人开端思念南日岛的时光,第一次觉得本人读懂了大爷爷的家信。

(责任编辑:电玩城游戏大厅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lhj.net/bingqi/2021/0512/4962.html

上一篇:2019中国特别资产行业高峰论坛

下一篇:张馨予依偎着老公甜美逛街,夫妻俩装扮前卫时

相关阅读

留下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